新填地街297號

Tom Hung,傳媒,編輯,作者。 微博:tomhung Instagram:tomhung

Tom Hung,傳媒,編輯,作者。
微博:tomhung
Instagram:tomhung

 

日圓貶值,朋友都說要去日本,每次有人問我東京有什麼具代表的店舖,我總會第一時間想起Tokyu Hands。因為Tokyu Hands很中性,男女老幼都可以在那裏買到心水產品,他們的merchandising屬於世界第一流,極之厲害,更重要是Tokyu Hands不像其他日資百貨公司來過香港開設海外分店,從來都沒有!

 

得如酒樓,油蔴地地標,暫停營業。

得如酒樓,油蔴地地標,暫停營業。

 

那為什麼呢?我估啦,這些年Tokyu Hands職員一定到過香港作市場調查,他們一定行過油蔴地,當實地視察過上海街、新填地街、廣東道、碧街、登打士街一帶之後,就知道原來香港一早已經擁有自己的「Tokyu Hands」,而且面積更廣濶,產品分類更仔細,俗語有云:猛虎不及地頭蟲,就是這個意思。如果坐地鐵去油蔴地,我習慣B2出口,上到地面向果欄直行右轉入新填地街,徒步三分鐘就到「明記五金」。這裏是新填地街297號全理大厦的閣樓辦公室,「明記五金」經營鑽油台工業設備,即是那種大型喉管hardware,公司由陳兆輝先生(洋名Lawrence,朋友都叫他「阿Law」)打理。一九八四年,「明記五金」引入美國工業鞋品牌Red Wing,成為大中華區總代理至今,為鑽油台工人提供防滑的專業安全鞋,沒想到Red Wing在九十年代居然變為年輕人的時尚品牌,這是後話。

 

永遠懷念「阿Law」,陳兆輝先生。「明記五金」元祖寫字樓,新填地街297號全理大厦閣樓,現正進行大厦外牆翻新工程。

永遠懷念「阿Law」,陳兆輝先生。「明記五金」元祖寫字樓,新填地街297號全理大厦閣樓,現正進行大厦外牆翻新工程。

 

自己因為買鞋認識阿Law,成為摯友,他給我的印象是記憶力強,膽大心細,富人情味,幽默真誠,大情大性,八面玲瓏。阿Law自認為食,喜歡宴客,每次都先為朋友夾餸自己最後,他對飲食有要求,不論中西不分貴賤,只要菜式做得好,他都知道,他都愛吃,鑑賞能力極高,於是我常常覺得,假如阿Law不從商的話,或者會是個著名的食評人。有次阿Law請食飯,席間講到油蔴地的那些年,他說他當年創業,靠一架鳳凰牌單車送貨,與公司夥計晚飯,阮囊羞澀,叫一碟豉油鷄,他把鷄脾鷄翼鷄胸那些最肥美的部位分給員工,自己只吃鷄頸,不錯,是鷄頸!「先讓別人賺第一桶金」是他的人生座右銘。後來我又發現一件事,「明記五金」元祖寫字樓的選址其實頗具心思,它正面對着新填地街小公園,背後是廣東道公共休憩處,在
油蔴地這個樓貼樓的高密度商業區域,有這麼一座前後通風兼且大樹遮蔭的建築物簡直奢侈得絕無僅有,猜想是阿Law當年在緊絀預算下千挑萬選出來,別人看不到有多好,他看到了,這就是眼光、設想周到和心思縝密吧。
很多年以後,「明記五金」由於業務壯大,公司由新填地街閣樓搬到上海街,再遷往現址面積更廣的葵涌麗晶中心。十一月十二日晚,陳兆輝先生心臟病發,風落長空,想起他半生事跡,朋友間無不黯然,他的故事,千言萬語,是一段油蔴地的奮鬥史,上一代香港人的典範,浩氣長存!寫一段悼念文字,想起了張敬軒那首〈青春常駐〉,歌詞是說:「爲何在遊蕩裏,在遊玩裏,突然便老去?談好一個事情,可以兌現時你又已安睡。祈求舊人萬歲,舊情萬歲,別隨便老去!時光這個壞人,偏卻冷酷如許,離場慢些也不許。」

 

 

Author: Tom Hung

Share This Post On
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...